首页 返回 登录 注册
2018不一样的川藏行
2019-01-04 楼贰贰 - - -
卡萨湖1.猝不及防的情绪。我不是什么驴友,可是我留恋也流连于户外。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性格使然。我总觉
卡萨湖1.猝不及防的情绪。我不是什么驴友,可是我留恋也流连于户外。也许是巧合,也许是性格使然。我总觉我骨子有点不羁于世俗的东西,许是我太高看自己,许是一种假象。不爱常规,喜欢自定义。户外模式,自由度高,选择更细化,所以这样的旅程比较适合自己。
最早混迹于磨房。走过一两次长线后开始自己学着做线路做计划。13年的时候组过一次队,北疆禾木-喀纳斯-白哈巴徒步,认识重要的小伙伴一枚,雅洁。第二年我和她又一起走过东蒙,第三年她组队去了阿里,因为时间假期我跟不上。后来的每一年她都要浪过我,她去了我想去的阿里,南疆,丙察察,墨脱,从最开始的摄影小白成长为了摄影群课代表,是我不能企及的高度。然而这都不是重点。重点是我们今年第三次长线计划开始了。因为假期问题,出行只能定在11月。
有一种人,与生俱来的安全感。雅洁大概就是,与她出行,我一点都没有担忧。她认真却不死板,巨细靡遗毫无差错可言。又或者,曾经的朝夕相处我早已对她有足够的信任度。可11月这是个尴尬的时期。错过最完美的秋季,冬季又来得不够明显。许多线路计划被搁浅。11月12号就要出发,11月3号订了机票,5号才完全订下行程。川藏线。这仓促得也是没谁了。一行四人,其余两人也只与雅洁相识,同我一般。我,雅洁,兜兜,易捷。我们的小群叫去浪。
因为都是从广州出发,机票定在12日晚。同飞成都。司机是雅洁的旧识飞鸟大哥,同样热爱摄影,所以这趟算是友情客串了一回司机,他最主要的身份是保镖啊摄影指导啊等等等等。
关于游记。
我写东西不喜欢草稿,从来就是信马游缰,个人情绪太明显,因为思绪这个东西,太发散。从前每次长线回来写作业,总喜欢拖延,美名其曰要沉淀,其实就是懒。这次想尽量改掉陋习,年纪见长记忆容易衰退,许多当时那么浓烈的情绪,沉淀沉淀就淡而无味了。

12号。广州飞成都。
同事们都很好。知道我要远行,惊叹我沉重的背包,帮我提行囊,送我去坐机场快线。
上了机场快线,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手机耳塞。一下就蒙圈了,想这漫长的路途里,没有耳塞没有音乐我绝对会崩溃。在去浪的群里哀嚎,兜兜居然有多带一副苹果耳塞,这简直就是。亲人啊!
和兜兜初次见面,没有距离感。好像我天生不具备和不相熟的人们该有的疏离感,一切也都来得恰如其分。很是奇怪。
飞机上手机关机太早忽略了雅洁的信息,她说她旁边有空位。我和兜兜坐在一块。聊的全部是私事,那些难以启口的话,突然都说了出来。她说起她母亲的过世,说她母亲的挚友还时常会往她母亲的手机里发信息。我说我也会经常想这样做,可是不行啊,李娟的手机在她家人那。我做不到,猝不及防的我就哭了起来。始料未及,我都多久不会因为这个哭泣。兜兜说不好意思让你想起了伤心之事。我并没有觉得自己伤心,大概只是,原来不是我一个人会这样的怀念一个逝去的朋友,感触来得措手不及。
大概就是,从这一刻开始,这注定就是一趟走心之旅。
2.乏善可陈的一天
13号。都江堰-汶川-理县-米亚罗-卓克基官寨。这是比较沉闷的一天。因为我现在都回想不到当天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。
没有好看的风景。网上很多米亚罗的推文,这个以红叶著称的景点,可是我们什么都没有看到。飞鸟大哥的说法是,第一季节不对,第二因为要修电站,施工的原因将两旁的树木都挖了,原来有那么一条路是很好看的。
那也是原来。
错过秋季的黄。路上偶然看到那么一簇,我们也感觉很欣喜。
然而大多时候,我连按快门的想法都没有。傍晚时分到达的卓克基官寨。
找了一家藏民客栈住了下来。飞鸟大哥放了一次飞机。航拍还是有它的优势所在。很好看的曲线。






飞鸟大哥的航拍-卓克基官寨我拍了一旁的玻璃房。是因为想起了那一年去的年宝玉则住过的玻璃房。那一年的玻璃房真是冷到刺骨。阴雨。
展开阅读全文
- - 查看游记版全部内容
评论(0)
大家评论 最热 | 最新
查看更多评论
发表评论